<form id="vtn33"></form>

              <form id="vtn33"></form>

              <address id="vtn33"><nobr id="vtn33"><menuitem id="vtn33"></menuitem></nobr></address>

              藝術批評的角色——兼評《仇高馳第五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佳作獎獲獎作品集評》

              時間:2015-07-24 11:34:52 來源:作者:

               ——兼評《仇高馳第五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佳作獎獲獎作品集評》
              方德生

              嚴格意義上說,藝術批評是批評者與批評對象之間平等、交互的對話。批評者基于一定的理論,以藝術現象為對象,判其得失,因此藝術批評具有內在性,而不是簡單的比附。由于藝術批評是一種價值判斷,其中必定涉及批評者所基于的立場和審美取向。但是,藝術批評的前提是批評者必須具有良好的藝術實踐技能與藝術素養,對藝術史有著深入全面的掌握以及與之相應的美學、歷史、社會理論功底——此二者如鳥之雙翼,不可偏廢。任何藝術現象均發生于一定的社會情境之中,藝術批評是一種解碼,使過去的藝術現象呈現于當下;就當代藝術現象來說,批評者在尊重批評對象的基礎上,評價其優缺點,增強批評對象“應該”與“是”之間的張力,以期補其不足,因此藝術批評又具有“治病救人”的功能。但批評者絕非“教師爺”,更非“救世主”。對于一個優秀的批評者而言,藝術批評同時也是一種內省,將自己置于他者狀態,反觀自身。只有這樣,才能不斷提升自己。至于讀者則在閱讀批評的過程中澄清了自己的疑惑而有所獲益。
              近讀2015年第23期《書法報》所載朱以撒和楊吉平兩位先生的《仇高馳第五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佳作獎獲獎作品集評》(以下簡稱朱評,楊評),深感有失藝術批評之準。
              朱評言簡意賅,以清篆為標的,指出仇高馳篆書“有篆書之形,品不出篆書之神”,原因是“線條單薄,無可容納”。然而何謂“篆書之神”,朱評卻語意含糊,想必所謂“濃郁的篆意”便是其“神”了。而何謂“篆意”,朱先生只檢出“深層”、“沉淀下來的內容”,而且說“這是每位閱讀者更希望得到的”。看來朱先生是要讓讀者自己去體會了,可普通讀者哪具朱先生般的慧眼?如此籠統的措辭恐怕只能說明朱先生本人也無法定位“如何”是篆卻又故作高深。仇高馳作為首屆和五屆蘭亭獎的獲得者,其篆書水準如何,對于一個真正懂篆書的人來說,是不難做出評判的(見圖)。面對仇高馳如此穩健凝練,而又有流動飄逸之致篆書線條,朱先生卻認為其“單薄浮淺”,真的太高大上了!既然仇高馳篆書作品如此“平平”、“單薄之至”,又怎么會讓朱先生產生“一種閑適的美感”呢?一個書法功力“缺陷非常明顯”的作者,又怎么會“用筆很嫻熟,行筆流暢”呢?如果朱先生咀嚼一下自己的文字,難道沒有意識到自相矛盾嗎?中國審美理論“形神”說,想必朱先生一定是很不陌生的。朱評以為,作品乏神的原因是缺少“扎實功夫的,這方面達不到,缺陷就非常明顯”,因此需要“綜合”提高。這種居高臨下的腔調,實在令人望而生厭。
              另外,對于一件書法蘭亭獎獲獎作品的批評,朱先生自稱是“無視這些外在的成分附加的”。是的,“不會在意這些”本是一位批評者應有的基本素質,沒有什么值得炫耀之處,朱先生之所以作如此強調,莫非在暗示讀者自己有著“眾人皆醉而我獨醒” 的超凡眼力嗎?
              縱觀朱評,簡潔明了,具有普適性,適合于批評一切人、一切作品,歷千劫而不古,換個關鍵詞就夠了。這樣的批評又有何價值和意義呢?
              朱先生寫過大量的書法評論,寫多了,爛熟于胸,不暇思考,于是多有臆測。曾讀朱先生《仇高馳·內在比外形重要》(《書法報》2012年10月17日第40期第六版),文中說仇高馳隸書“讀起來有《西狹頌》的影子”,很顯然是誤讀,因為就連仇高馳本人都不知道自己何時研習過《西狹頌》。朱先生在此文中還認為仇高馳書法“行筆迅捷”,其實只要看過仇高馳現場寫字人就可以知道,這又與仇高馳實際運筆速度完全不相吻合。
              與朱評所具有的高度概括性不同,楊評采用了再通俗不過的“雖然……但是……”的形式邏輯,貌似全面,實則陷入混亂。楊評前部分通過對作品的細節分析,對仇高馳在書法上的努力做出了相對肯定。如果順此推理,仇高馳還算個夠格的書法家。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楊評結尾卻徹底推翻了自己的評述,真的不愧是辯證地看問題了!楊評頗為得意地站在“歷史高度”把仇高馳歸入蹩腳的書家行列,“然而回顧歷史,仇高馳的追求與……蕭蛻庵并無二致,而與博通經史、精通岐黃的南社詩人蕭蛻庵相比,仇高馳單薄的書家角色便顯得十分寒傖,從他蹩腳的獲獎感言可以肯定地得出這個結論:他頂多傳承了蕭蛻庵篆書的皮毛!”這段與主題無關文字的實在讓人大跌眼鏡。楊先生是想賣弄一下自己廣博見聞,還是想貶低作品與作者以顯自己高明?我想,兩方面因素都有。藝術批評,檢出對象的缺點實屬正常,但楊評這種鄙夷的口吻,毫無幽默感,散發出酸溜溜的迂腐氣。本來,參加一次活動,談談感想,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我想楊先生也概莫能外吧。況且仇高馳的感言內容既無任何炫耀情調,又無任何攀比心態,真不知道這樣的感言“法犯何律,罪犯哪條”,讓楊先生覺得“蹩腳”與“寒傖”?如果作品真的如此低劣,作者文化水平真的如此蹩腳,楊先生又何苦屈尊紆貴,浪費寶貴的時間與精力寫這個評論呢?無論如何,楊評顯示不出最起碼的對人格應有的尊重。說話,還是厚道點為好!
              其實,藝術批評并非容易事,它表征著批評者的藝術實踐、藝術素養、理論功底和為人處世的態度。我并不贊同坊間流傳的“寫字不成就去做批評”的說法。但是,看了這兩個批評,我以為,某些所謂“批評家”真的應該放一放手中的“批評”,多加強些藝術實踐,讓“批評”多些切膚之感,少些臆測之論。否則,一篇接一篇低劣的文字堆砌,必將陷入惡性循環的無底深淵。

              朱以撒點評
              相比于許多參賽者處心積慮地在幅式上做花色文章,仇高馳的創作就顯得簡單多了——就是一副七言對聯(如圖),外加四條小字落款,如此而已。閑看別人忙——創作有時就是這樣,花費許多精力去擺弄一些非實質的情節,忙碌而無功。閑者自閑,忙者自忙,審美觀差異。幅式簡單有簡單的力量。宋人陳揆說:“事以簡為上,言以簡為當。”簡單有簡單的優點。簡單使人一目了然,不至于亂花迷眼,云里霧里不明其旨。一個人在創作上傾向于簡單,他的著力點就是具體的文字書寫,把字寫出來,余下的似乎沒有什么可有意為之的了。這么做也比較符合尋常的書寫,符合書寫的自然。書法家似乎沒有必要使自己成為一個手工藝者,寫字本身還需有一些真趣,一些手感。如果在參加一些競爭活動中也有如此的平常心態,也就當作尋常練筆一般了。回歸書寫的真實,削弱那些非書寫的成分,道理就是這么簡單。
              仇高馳的這副篆書對聯用筆很嫻熟,行筆流暢,讓人覺得取法于清人,如趙之謙、徐三庚諸人,又做了一些調節,更適合自己的書寫。如果從字形看,結構勻稱,整體安排舒朗、從容,使人欣賞有一種閑適的美感。
              如果論此作的質量,仍然是感到平平。有篆書之形,品不出篆書之神,就是一個外在。其原因就是線之質量太有限了,單薄浮淺,無可含納。我們讀篆書,石刻不論,以清人紙本篆書為例,盡管也有高下之別,卻都有濃郁的篆意,而不是什么都沒有,僅以一個外形撐著。一件作品之意,是在深層的,有沉淀下來的內容,這是每位閱讀者更希望得到的。其實,不僅篆書,旁邊的題字行書也如此,很新,好看,單薄之至。一個人有什么樣的筆調,不論寫篆書、寫行書,都一樣體現。一個人還是需要扎實功夫的,這方面達不到,缺陷就非常明顯。
              我們對于功夫的追求是不懈的,因為功夫如何,點畫就可以看出,無可逃遁。如此作看起來沒有什么錯字、漏字,沒有什么創作上的硬傷,就是很一般,要提高的不是書寫的某一個部分,而是整體都需要。有人可能會說,這是一件獲獎作品啊。對于一個評說者來說,他不會在意這些,他應該是無視這些外在的成分附加的。評說只能從這件作品自身出發,反復閱讀幾遍,反復思考幾遍,然后表達此時個人的真實見解。如果想得太多,牽絆不已,那還不敢言說了。

              仇高馳第五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獲獎作品集評
              楊吉平點評
              清末篆書有兩座高峰:渾樸粗壯的吳昌碩,儒雅優美的蕭蛻庵!如將兩家以左右視之,此后之學篆者不得其左便得其右。仇高馳顯然屬于后者。
              仇高馳在書壇成名已久,且是那種踏實穩重的名家。仇高馳主攻篆書,無疑是傳統的仰望者。其對前賢的尊重,對文字的敬畏,尤其是對篆法的嚴謹態度不亞于清人。與許多炫技使巧型書家不同,仇高馳屬于功力型的書家。篆書作為最工整的書體,缺乏深厚的筆墨功力是無從說起的。仇高馳的篆書用功甚深,其書線條勁挺有力,結構嚴謹無失,書風婉麗端莊而略有蒼勁之姿,為當代篆書家之佼佼者。
              審視仇高馳的篆書,其取法脈絡清晰可辨:仇高馳學言恭達,言恭達學沙曼翁,沙曼翁學蕭蛻庵,蕭蛻庵學鄧石如——但蕭蛻庵后來擺脫了鄧石如,自開新風,別成一家。蕭蛻庵的貢獻在于將小篆與大篆(主要是石鼓文)相互打通,從而兼有小篆的勻凈華美與大篆的古樸自然,在規矩中創立了自家面貌。之所以以“規矩中創立”言之,是相對于吳昌碩、齊白石這種個性強烈的篆書大師而言的。蕭蛻庵之后,沙曼翁沒有突破蕭蛻庵、言恭達也沒有突破沙曼翁,而仇高馳似乎在做一些突破的努力。從此作的落款中可以看到仇高馳對篆書藝術的認識和他在創作上的突破趨向,款云:“唐孫過庭書譜云:篆尚婉而通,此乃作篆最要緊處也。使轉勁逸為婉之前提,氣不梗塞方能得通,婉通具備方可臻高境,然時人習篆,或因襲舊制,用心鐵線,多規整有余,狀如布算,或徑取秦詔,漫不經心,浮筆漲墨,簡率變形,幾近游戲,時代浮躁使然也。如若緊隨時風,一味求怪獵奇,則徒費年月耳!竊以為作篆要既得斯篆之凝重厚實,復具鐘鼎之蕭散隨意,方為上乘也。”雖然語言艱澀磕絆(如“婉通具備方可臻高境”作“方可臻于高境”更通),但作者對篆書創作的認識基本完整表達了出來,我們不妨以此標準評判一下仇高馳自己的書作。首先是婉而通,作者盡管在轉折處時出方筆,但其線條婉轉之姿并未因此受損,且上下呼應,可謂婉通;其次是時風的影響,作者不寫過于規整的鐵線篆,也不寫過于散漫的秦詔版,而是將“斯篆之凝重厚實”與“鐘鼎之蕭散隨意”有機整合,線條粗細不時變化,墨色枯潤也有調整,確實避免了仇高馳眼中的時風對他的影響。然而回顧歷史,仇高馳的追求與“學篆書當求秦以上,唐以后不足學”的蕭蛻庵并無二致,而與博通經史、精通岐黃的南社詩人蕭蛻庵相比,仇高馳單薄的書家角色便顯得十分寒傖,從他蹩腳的獲獎感言可以肯定地得出這個結論:他頂多傳承了蕭蛻庵篆書的皮毛!

              推薦

              大象彩票 699彩票 | 金巴黎彩票 | 彩788彩票 | 热购彩票 | 138彩票 | 中乐彩 | 92彩票 | 快发彩票 | 全民赢彩票 | 256彩票 | 财界彩票 | 678彩票网 | 斗彩彩票 | 新世纪彩票 | 乐八彩票 | 人人彩票 | 人人彩 | 雅彩彩票 | 万达彩票 | 同城彩票 | 001彩票 | 乐彩客彩票 | 818彩票 | 喵彩彩票 | 同城彩票 | 728彩票 | 奖多多彩票 | 大地彩票 | 联运彩票 | 9号彩票 | 彩8彩票 | 乐彩vip专业版 | 云购彩票 | 新宝彩票 | 荣兴彩票 | NBA彩票 | 好彩头彩票 | 号百彩票 | 喵彩彩票 | 51中彩彩票 | 9号彩票 | 600万彩票 | 500彩票 | 500彩票网 | 掌上彩票 | 98彩票 | 乐购彩 | 移动彩票 | 彩牛彩票 | 智赢彩票 | 福地彩票 | 乐彩网彩票论坛 | 博创彩票 | 大福彩票 | 五八彩票 | 彩宝宝彩票 | 万家乐彩票 | 地球人彩票 | 彩01彩票 | 天天彩票 |